账号:
密码:
?
  • 返回: 盛唐破晓

    第726章 花谢花飞(十一)

    ????太平公主府,水榭长廊。

    ????烟波笼罩的廊桥上,武崇行躬身站着,他的对面,是一条桌案,桌案后头,太平公主和权策盘膝坐着。

    ????“大兄,崇行无能,没有做好差事”武崇行面色羞愧,语声甚至有些哽咽。

    ????“谁说你没有做好?”权策站起身,将他扶了起来,拍拍他的肩头,“大兄给你的人脉和人手,到粟特人定罪驱逐之后,便已经结束,你完成得很好,无须自责”

    ????“至于后续,朝堂斗争,本就不在你应对范围之内”

    ????“可是,大兄,粟特人定罪驱逐,也不是崇行的功劳……”武崇行神色稍松,仰着脸看着权策,仍有些自责内疚,讷讷出声,“若是崇行利落一些,先做些铺垫,早些将粟特人的罪证公之于众,占得舆论先机,当能缓解朝堂疑虑,不至于陷于被动……”

    ????“害得大兄动用如许多的资源,才将局面翻转回来,都是崇行的过失”

    ????“哈哈哈”权策双臂大展,朗声大笑,意气风发,“你晓得反躬自省,又能自查缺漏,可见自律严谨,晓得上进,那这次历练,就更值得了”

    ????“吾家崇行,成人矣”

    ????权策满面欣慰欢悦,发自内心,长笑声经久不息。

    ????武崇行呆了呆,一时百感交集,眼圈蓦地通红,上前一步,一头撞在权策怀中,哭道,“大兄……”

    ????权策有些错愕,旋即露出一丝笑意,抬眼远望湖面,追忆起西塞漫天雪花中,在他怀里香消玉殒的芮莱,“崇行啊,改日,叫上你兄长,随我一道去趟邙山,吊祭一下你的千牛姐姐”

    ????“是,大兄”武崇行响亮应命,毫不迟疑。

    ????“去吧,你手下的粟特人,也多安抚安抚,若有需要,可领他们来见我”权策含笑摆手。

    ????武崇行连连点头,向着静静坐着的太平公主躬身一礼,“母亲,孩儿告退”

    ????“去吧”太平公主站起身,目送武崇行阔步而去,纤手挽着权策的胳膊,娇躯倚靠着他,故作阴阳怪气,“可不是个傻小子,还以为你费了多大力气,他哪里知道,他大兄的力气,只须在床榻上用用,朝中还有什么事不能手到擒来?”

    ????权策一笑置之,面上颇有些得意之色。

    ????太平公主所言,倒是没有太大谬误,出手陷害刘义省,是安乐郡主李裹儿所为,她在东宫,谁与谁走动得近,身上有什么漏洞,一清二楚,至于光禄寺卿袁眺,传言遭到曲解,那是他的副手,光禄寺少卿桓彦范的手笔。

    ????李重福出面做了打手,有太平公主的策动,也有他自己对东宫刻骨的怨毒。

    ????对权策来说,只须找准个时机,将各方助力协调捏合,便取得奇效,并不算困难。

    ????得意了没多久,权策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,肃容问道,“太平,我每年清明,都会带着崇敏崇行去邙山祭扫艾薇,你就不觉得奇怪么?”

    ????“为母尽孝,有何奇怪的?”太平公主一双慧黠的杏眼,一眨不眨地盯着权策。

    ????“呵呵,我早该知道,此事瞒不过你”权策叹了口气。

    ????太平公主腰肢款款一拧,和身揉入他的怀中,“那是你没有想着隐瞒,当初你给艾薇治丧,我便已经猜到一二”

    ????权策无声点头,气氛有些沉重。

    ????太平公主扭了扭身子,“明山宾那老倌儿,听说在狱中天天说对不起你,你要如何处置他?”

    ????“这等人,方正,但认死理,有才,还不知变通,用来教书育人,是恰如其分的,只是国子监本身便已不单纯,涉足朝堂,不合时宜”权策已经有所思量,“阳泉伯那边,太原王氏的书院,已经建成,便让明山宾去主持王氏书院罢了”

    ????“嗯,这下权右相又会有以德报怨的美名了”太平公主笑吟吟瞥了他一眼,“裹儿那头,帮了忙,怎生回报?”

    ????“哪里还须我回报,刘义省落马,空出的东宫太子中庶子之位,她已经拿到手头了”权策摊摊手。

    ????李裹儿在东宫如此顺手,倒也不算意外。

    ????东宫中,太子李显沉湎酒色,沉寂已久,太子妃韦氏更看重外向伸展势力,对东宫属官配置,不甚上心。

    ????至于李重俊,这次最无辜,受创最惨重的,便是他了,人在东宫坐,祸从天上来,无端端成了众矢之的,稚嫩的势力遭到打击尚且不说,权策表明姿态的请辞,才是他的最大危机。

    ????太初宫,双曜城,东宫。

    ????“母妃,请准孩儿出宫,求见权师,禀明详情,还孩儿清白,求得权师谅解”李重俊匍匐在地,再三恳求。

    ????太子妃韦氏高居上座,悠然捧杯品茗,俯视着他,“刘义省袁眺,都是你的奴才,罪证确凿,你要如何解释?”

    ????“母妃,孩儿,孩儿冤枉呐……”李重俊脸色青白交替,以头触地,悲愤莫可名状。

    ????韦氏冷笑,她当然知道李重俊是冤枉的,眼前的李重俊,是她的替死鬼,真正意图收揽粟特人为自己所用的,是她,也只有她,才能使唤得动武三思出面,为粟特人求情。

    ????“本宫自是愿意相信你冤枉,但旁人可会信你?权策可会信你?陛下可会信你?”

    ????逼问接踵而来,李重俊登时方寸大乱,声泪俱下,这才意识到,这不只是失去臂助倚仗的问题,弄得不好,朝廷追究起来,他是要承担罪责的。

    ????“母妃,母妃救我”

    ????李重俊膝行上前,抱住韦氏的腿,嚎哭不止。

    ????韦氏任他折腾,眼中一道精光闪过,慢悠悠地道,“此事说难也难,说容易也容易……”

    ????“母妃,还请念在孩儿一向恭顺,从不曾造次逾矩的份上,救孩儿一救,孩儿愿立下血誓,鞍前马后,孝敬母妃,不敢有违”李重俊听到了希望,登时赌咒发誓。

    ????韦氏不屑地笑了声,“刘义省和袁眺,谁忠心一些?”

    ????“当,当属袁眺”

    ????“让他认罪,就说刘义省也是他串谋的,此事尘埃落定,我自会寻权策说话,为你找些余地”韦氏目光灼灼,盯着李重俊。

    ????李重俊魂不守舍,似是想要挣扎着说什么,但又明了说什么都无用,失魂落魄,踉踉跄跄离去。

    ????“哼……”韦氏冷哼一声,誓言什么的,她是半个字不肯信的。

    ????卖了个人情给李重俊,袁眺认了罪,她也能从粟特人的泥潭中跳出来了,一举两得。

    ????“不,是三得”韦氏的笑容冶荡了起来,袁眺认罪,权策应当也是乐见的。

    ????她早就受够了武三思的无用,就算不能凭此换得什么利益,换个重温鸳梦,一夕之欢,不过分吧。

    ????“咯咯咯”

    ????。

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